-

神蹟傳承地邊界處,念清大人步履維艱的向前走著,而在她的身旁,則是跟著剛從獄之牢房走出冇多久的霜雪。

她站在一旁,與念清大人一同前行,同樣的道路,她什麼事情都冇有,而念清大人卻是越走越吃力。

豆大的汗珠,如雨一般自其臉上落下。

而雙腿更是不住的顫抖。

“大人,要不算了。”見此情形,霜雪滿麵的擔憂,忍不住勸阻。

“我一定要出去。”可念清大人,卻非常倔強,不僅冇有停留,而是繼續向前走著。

可突然,她雙腿一抖,隨後便前傾倒去。

幸虧有霜雪在旁邊,一把將其攙扶住,否則必會直接摔倒在地。

而將念清大人抱在懷中的她,雙眼瞬間紅潤,她能感受到此時的念清大人,有多虛弱。

“到底是怎麼了,為何會這樣啊?”霜雪無助的問著。

剛剛,她從獄之牢籠走出來之後,念清大人便將此地托付給她。

至於念清大人之所以要離開,乃是打算去找楚楓。

她實在放心不下楚楓,也迫不及待的想要真正的見到她的這位外孫。

霜雪知道念清大人擔心楚楓,畢竟乃是她的親外孫,並且她們都知道,若是楚楓的身份,被七界聖府的人知曉,楚楓將麵臨怎樣的劫難。

所以霜雪冇有任何勸阻,而是想送念清大人離開。

可也就是這個時候,詭異的事情發生了,在這神蹟傳承地的邊界處,出現了針對念清大人的阻力。

越是靠近邊界處,那阻力便越強,而同行的霜雪則是什麼事情都冇有。

“霜雪,你抱著我出去。”躺在霜雪懷中的念清大人,發出虛弱的聲音。

“大人……”霜雪有些猶豫,她害怕強行抱著念清大人出去,會給念清大人造成不可逆的傷害。

“猶豫什麼,若是楚楓出現三長兩短,我怎麼對得起染清?”念清大人怒聲道。

見狀,霜雪雖很不情願,可還是起身強行抱著念清大人前行。

霜雪抱著念清大人前行,倒是可以正常走,可她根本不敢快走,甚至每踏出一步,都小心翼翼。

她能感覺到,她越是前行,念清大人越是虛弱。

“你在糾結什麼,快點走,直接帶我出去,免得這陣法,等一下將你也束縛於此。”見此情形,念清大人憤怒的吼了起來。

隻是她太虛弱了,哪怕明明是吼的,是憤怒的,可聲音卻仍是非常的虛弱。

“大人……”

此時的霜雪的淚水,已是奪眶而出,她真的擔心急了,她真的害怕這樣下去,念清大人會死在這裡。

而念清大人,則是用儘全身力氣,抬起顫抖的手,一把抓住了霜雪的衣襟。

但這一次,念清大人冇有再咆哮,而是同樣用那紅潤的雙眼,看著霜雪,虛弱的道:

“霜雪,我此生最後悔的事,便是當初冇有第一時間,將染清送走。”a

“我冇有保護好她,是我的優柔寡斷害了她。”

“如今她的孩子竟然冇死,是上天給了我彌補的機會,我無論如何,都不能再讓染清的孩子出世。”

“帶我出去,快帶我出去,讓我去找染清的孩子,去找我的外孫。”

“大人,我……”

霜雪不知如何回答,此時的她,可謂兩難。

一方麵,不想念清大人出事。

另一方麵,她也知道念清大人的心結。

當年的事,便是她的心結。

倘若楚楓真的出事,那念清大人更會自責不已,恐怕就算活著,也是活在痛苦之中,也會鬱鬱而終。

“霜雪,帶我出去,不要考慮代價,我求你了…求你帶我出去。”

念清大人,竟用祈求的語氣。

“大人,您彆這樣,我帶您出去便是。”聽到念清大人,竟然對她說求字,霜雪早已泣不成聲。

最終,她做出了決定,準備不顧一切代價,也要帶念清大人出去。

“愚蠢,你真想她死嗎?”

可就在此時,忽然一道身影浮現,是那由冰霜陣法凝聚而成的女子憑空出現,攔在了二人身前。

當讓她出現之後,原本極為虛弱的念清大人,此時竟然開始好轉。

是那股壓迫她的力量消散了。

但念清大人冇有立刻逃走,而是趕忙起身,對著那冰霜女子施以一禮後這才問道:

“大人,您為何不讓我出去?”

她很清楚,這位冰霜女子是何身份,她也許就是這神蹟傳承地的掌控者。

對方不想讓她出去,她是無論如何也無法出去的。

“你現在出去有何用,你能護的住楚楓嗎?”冰霜女子問。

“大人,您知道楚楓的事?”念清大人有些意外。

“我又不傻,在這裡發生的事,我豈會不知?”

冰霜女子的言外之意乃是,外麵的事她不知道,但這裡的事她不可能不知道。

“大人,我知道我實力有限,但有我在楚楓身旁,至少他多了一份保障。”念清大人道。

對此,冰霜女子諷刺一笑,道:“你知道,為何那修煉之地,忽然開啟了嗎?”

“為何?”念清大人問,這畢竟也是她想知道的事。

“因為楚楓。”

“是楚楓得到了這神蹟傳承地的最終傳承,我家主人也是看在楚楓的麵子上,才決定給你一個機會,所以纔將修煉之地開啟。”冰霜女子道。

“竟然是因為楚楓??”

聽聞此話,念清大人與霜雪都是一臉驚色。

她們之前想過諸多可能,但確實冇有想到過是因為楚楓。

此時念清大人的目光更是複雜無比,這麼多年,她從來冇有給過楚楓任何幫助。

結果剛剛碰麵,卻是收到了楚楓給她帶來的好處,並且是如此巨大的好處。

這讓本就覺得虧欠楚楓的她,內心更加的酸楚。

“那修煉之地,已經根據你的血脈力量進行過改造,如今是隻適合你一人修煉的地方。”

“你之前應該能夠感受的到,那修煉之地,對你會有多麼大的幫助。”

“若是現在你要走,我可以不攔著你,但我會關閉修煉之地,你此生將再無機會踏入那裡。”

“究竟是於此修煉,珍惜你外孫給你創造的機會。”

“還是白白浪費掉這個彆人夢寐以求的機會,去用你現在這一點不值一提的實力,去保護他。”

“你自己決定。”冰霜女子道。

聽聞此話,念清大人也是有些猶豫,但很快她下定了決心,道:“大人,多謝您的提醒,我不會辜負楚楓的心血,我會把握此次機會。”

“這樣纔對。”

“我可以給你一個提示,你這個外孫可不是一般人,她並不需要你的守護,反倒是你……”

“有機會,便讓自己變的強大一點吧,不然…日後的你莫說保護不了他,隻會成為他的累贅。”

話罷,冰霜女子便消散而去。

可是霜雪卻徹底愣住了,這番話…透露出了非常了得資訊,而這個資訊內容,著實將她驚嚇到了。

念清大人,都會成為累贅?

那將代表著什麼?

大神善良的蜜蜂的修羅武神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