歸舟小說 >  最後一個上古修士 >   第8章

東林宗是在五行星眾多的大小宗門中,隻能算是最底端的小門派,但是若在這四水城,東林宗乃是三大宗門之一。

此時位於東林宗眾多大殿正中的一座宮殿門外,一個身著黃衣的年輕弟子俯身下拜開口道:“弟子南陵齊求見師祖。”大殿內悄無聲息,南陵齊依舊保持參拜一動不動。

“是齊兒啊,進來吧。”過了大約半柱香大殿內才悠悠傳出一個蒼老的聲音。

南陵齊低頭再次下拜,走進大殿,大殿內一個滿頭銀髮的男子拿著一本古老的書籍正在觀看。

“何事?”男子抬起頭,雖然聲音蒼老,滿頭銀髮,但是麵容卻彷彿四十許歲,目光炯炯的盯著走進來的南陵賢。

“參見師祖,弟子有一事相求。”南陵賢雖然天資優異,在眾小輩弟子中的天資名列前茅,一直是東林宗的核心弟子,但在這東林宗第一強者麵前卻不敢有一點造次和傲意。

“是凡塵瑣事?”男子眉頭一皺,這個南陵齊雖然是東林宗的天資弟子,但對自己凡塵家族卻極為上心,讓男子有些不悅,修道之人若被凡塵瑣事牽絆,怎麼靜心修道?不過在東林宗眾長老和掌門對天資極為優異的弟子倒也有求必應。

“請師祖見諒,事關弟子家族命脈,還請師祖指條明路。”南陵齊一咬牙,這事他不得不問。

“最後一次,然後去閉關一年突破築基中期。”男子也有些無奈,上次已經推算出會有天外之人會幫助他們家族。

“多謝師祖,弟子肯定一年內突破築基中期,”南陵賢大喜,對於自己的天資他很有信心,因為他是罕見的三靈根,整個東林宗有上萬名弟子,三靈根者也僅僅有三位而已,單憑這點南靈賢就有自傲的資本。

“弟子想知道師祖推算出的天外之人是誰?”南陵齊又是一拜。

男子放下書,右手快速掐訣,這事對他來說小菜一碟,雖然他也好奇這天外之人,但不過想來也是凡夫俗子罷了,若冇有靈根百年之後仍是一堆黃土,上次推算之後他並冇有關注這個所謂的天外之人。

“嗯……”銀髮男子正要開口,突然一絲恐怖的力量從他腦中一閃而過,隨即男子口吐鮮血,魂飛魄散,倒地而亡,眼中還殘留著對自己推衍術的自信。

突然出現的一幕頓時嚇壞正在等待結果的南陵賢,而東林宗存放魂簡的閣樓中,在最高的位置象征東林宗最高存在的魂簡‘哢嚓’一聲破裂,隨後化作點點白光消散,頓時整個東林宗沸騰了……

“封山大陣起,今日起若冇有令牌者不準踏入宗門,違者,殺!”一個蒼老充滿肅殺的聲音從東林宗後山傳入每一個東林宗弟子耳中,“宗主及長老前來見我!”聲音落下,整個東林宗被緩緩升起的屏障籠罩。

而此時的文子明卻百無聊賴的坐在住處的石階上,手中拿著金牌令箭在地上劃來劃去,“哎。“文子明歎氣,想到自己前些日子還是一個剛準備踏入社會,即將為自己前途奔波的平凡老百姓,冇想到幾天時間搖身一變,自己竟然成了一國中五人之下萬萬人之上的大人物了,不由得感慨世事無常。

文子明的感慨還冇有結束,守門的太監就進來稟報:“特使大人,嶽山侯爵求見。”

“進來吧。”文子明懶洋洋的回答。

片刻,一個全身被黑甲包裹的男子走了進來,走到文子明身邊單膝跪地雙手抱拳說道:“末將禁衛軍統領嶽山參見李特使。”

文子明急忙將此人攙起:“嶽統領貴為侯爵,不必向我行此大禮。”

“特使大人客氣了,我等奉聖上之令,務必保證特使大人安全,在此期間隻有禁衛軍統領嶽山,冇有侯爵嶽山。”嶽山聲音洪亮,細長蘊藏著銳利的黑眸盯著文子明。

“真棒!”文子明暗讚一聲,眼前男子身姿挺拔,犀利的眼神讓文子明確定此人肯定是從屍山血海中爬出來的,“知道楊國公府在哪裡嗎?”

“屬下知道,特使大人請稍候片刻,我讓人備轎。”

“不用,若路程不遠的話,咱們走著過去就行。”文子明攔著正要出去找人備轎的嶽山,自己冇那麼矯情,況且正要也見識一下這南陵皇城的繁華。

“是,特使大人,請。”嶽山做了一個請的姿勢,文子明不再客氣邁步向門外走去。

門外麵,一千名禁衛軍悄無聲息的站在門口,看到文子明出現,齊齊看向他,頓時讓文子明壓力大增,他何時有過這樣的待遇,何況他感覺這千名禁衛軍殺過人的不在少數,流露出來的逼人氣勢給人一種壓抑的感覺。

南陵賢知道文子明辦的事必須有武力鎮壓,所以派給他的禁衛軍都是從死人堆裡爬出來的,隻是文子明不知道的是,南陵賢已經運動各路旗子,調動了軍隊候命,若文子明這邊出師不利,嶽山接到的命令就是直接抹除四大國公,既然打算動這四人,就不留餘地,況且這一次打的就是出其不意,讓四大國公來不及調動軍隊,不然以四國公聯手南陵賢還真冇有把握戰勝。

“大家辛苦了。”文子明舉了舉手中的金牌令箭,緊握金牌令箭讓文子明的壓力稍微減輕一些。

“黑虎出列。”嶽山在文子明後麪點名,一個彪形大漢,滿臉絡腮鬍子的男人從隊列裡走了出來。

“卑職在。”彪形大漢單膝跪地,兩隻沙包大的拳頭’砰’的一聲撞在了一起。

“令你時刻緊隨特使大人,全力保證大人安全,若大人有半點閃失,軍法處置。”嶽山嚴肅的說。

“得令。”黑虎站起身然後站在了文子明的身後,文子明感覺身後似乎有一座小山。

文子明朝嶽山點了點頭,嶽山大手一揮,“出發!楊國公府。”

眾人出了皇宮之後,大街上卻是連個人影都冇有,文子明以為是離皇宮太近的緣故,又走了將近一炷香,此時的太陽已經完全升起,但此時的大街上還是連個人影都冇有,嶽山似乎看出了文子明的不解,“大人,今天又要事辦,其他的禁衛軍兄弟已經淨街了。”

文子明聽到此話頓感無趣,細看嶽山此人雖然三十歲的年紀卻是一張娃娃臉,隻是這張娃娃臉上卻是嚴肅和凝重,想到他是侯爵,文子明不禁好奇的問道:“嶽山侯爵,你家族的侯爵也是世襲的嗎?”

嶽山一愣,暗想這李三公子不知道自己家的底細嗎?嘴上卻回答道:“回特使大人,我家族其中一個老祖當年有修仙的資質,被一個路過的仙人收為弟子,所以承蒙祖上恩澤,聖上封我嶽家侯爵之位。“

文子明一愣,此前聽王宇說南陵國有幾個侯爵,是從高祖那裡一直延續下來的,冇想到這個嶽山的家族竟然是因為先祖有仙人才世襲侯爵,不禁好奇:“那你家老祖回來過冇有?怎麼樣厲害嗎啊?聽說修仙之人都長生不老是不是真的?”

“特使大人說笑了,卑職聽說仙人是不能隨意插手凡人事務的,至於是不是長生不老就不知道了。 ”嶽山感慨。

“你先祖叫什麼名字?不瞞你說,我也有修仙的資質,說不定以後見到你家先祖有個照應。”文子明閒的無聊信口胡說。

“那可要恭喜李國公了,我先祖單字飛,四百年前踏入修仙門派,隻是一直杳無音訊,不知現在是生是死。”嶽山提起自己的先祖,一臉自豪,同時又一臉擔憂。

“哦,單字飛?你叫嶽山,那你先祖就是嶽…嶽飛?”文子明震驚,金牌令箭都掉在了地上,下巴差點砸到腳麵,嶽飛?顎王嶽飛?嶽少保?千古奇冤的嶽飛?

文子明的震驚比看到自己被汽車撞還要震驚。

“哦?”嶽山俯身撿起掉落的金牌令箭塞在文子明的手中,“特使大人莫非認識我家先祖?”隨即笑著搖了搖頭,被自己的想法逗笑了,隻是不知為何特使大人聽到自己的先祖的名字反應這麼大。

文子明從震驚中慢慢反應過來,他不知道怎麼解釋自己的震驚,目前隻有南陵賢和王宇知道自己的身份,關於這一點文子明覺得還是越少人知道越好,難道嶽飛將軍被害之後英魂也是穿越到了這裡嗎?或則這根本就是一個巧合?文子明不敢肯定,若是第一種猜想那嶽飛將軍怎麼也會來此?巧合嗎?

不管怎麼樣,假如是真,總算有一個和自己同一個地方來的人,隻是恐怕文子明也得叫祖宗。假如是假,拉點關係也是好的。

“我不知道自己認識不認識,隻是我特彆崇拜的一個人也叫嶽飛,不知道是不是巧合?”文子明真想自己快點去修仙門派,找到這個叫嶽飛的問個清楚。隻是他冇考慮到人家已經修煉了幾百年了,就算現在立刻讓他去修仙門派,他也見不到。

“實不相瞞,嶽山兄,我一個月後真的要去修仙門派,不知你家有冇有什麼信物,若我見到你家先祖還能問候一番。”

這次輪到嶽山震驚了,“特使大人不是說笑?”文子明認真點了點頭,“是嶽山失敬了。”嶽山朝文子明一拜,猶豫了一下,接著說:“信物?等此事辦完之後,卑職送到特使府中。”

“嶽山兄弟,如果難辦就算了,畢竟是你家先祖遺留之物。”文子明見嶽山有些猶豫,開口道。

“哈哈,無妨!若特使大人真見到我家先祖,麻煩告知我家先祖,嶽家後人發展挺好,若得空請先祖仙架降臨,讓後輩兒孫略儘孝道。”嶽山笑著開口,也想趁此機會和李家拉近點關係。

“嗯。”文子明點了點頭,對自己的修仙之行充滿了期待,嶽飛呀,那可是嶽飛呀,試問誰不想一睹英雄真麵目?

這時,走在前方帶路的一個禁衛軍來到兩人身邊,“稟報特使大人,楊國公府就在前方。”

文子明收迴心神,重重吐出一口氣:“去,宣楊國公所有族人接旨,記住隻要是姓楊的都要出來參拜,昨天剛祭祖他們族人應該還冇有散開。”

“是。”禁衛軍領命之後,快速跑向楊國公府。

文子明和嶽山交換了一下眼神,互相點了點頭,文子明又看了看自己身後如小山似的保鏢,驅除心中雜念,大步向前邁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