#想到这里,唐浅艰难地从地上爬起来,几乎用尽了力气。

然而站在路上,却不知道该去哪里。

唐浅怔怔的望着朦胧的雾,忽然有些想回家看看父母。

她站在原地犹豫了很久,终究是叫车回了唐家。

刚来到家门口,钥匙竟打不开家门。

唐浅苦笑一声,他们不想认她这个女儿,竟然将锁都换了。

可她还是不甘心,落寞地敲了敲门。

片刻,林芳的脸便出现在眼前。

唐浅勾了勾嘴角,试图忽略身体上的不适,仍有些期待地开口唤道,“妈!”

“你回来干什么?!”林芳见是她,不悦的皱起眉头。

“我···”唐浅忽然顿住,低了低头掩藏眼底的受伤,“我想您了,想回家看看。”

林芳满脸怒火,一点也不关心她此刻的狼狈是怎么回事,开口就是斥责,“你害死倩倩还不够吗?唐浅!你到底还想做什么?!”

“我没……”唐浅的眼眶瞬间又湿润起来,哪怕已经蒙受了五年冤屈,可每次听到妈妈的责怪和嫌恶,心还是会好痛。

“不是你?你从小就嫉妒倩倩比你优秀比你受宠,不是你还能有谁?!这回好了,倩倩死了,你也如愿以偿嫁给战南琛了,你满意了吗!“

林芳的训斥声刚落下,唐伦就走了出来,“谁啊?”

唐浅连忙唤道,“爸!”

他看见来人后,脸色阴沉了下来,“我说过了,唐家不再欢迎你。”

唐浅死死地咬着唇,“爸妈,我真的没有害倩倩,绑架案我也受了伤……”

“我不许你提倩倩!”林芳忽然像情绪崩溃了似的,向我扑过来。

唐伦连忙抱住妻子,“唐浅,若是没有事,你就赶紧走!我们不需要你假好心!”

还不等唐浅有所反应,家里的大门砰的一声狠狠关上了,将她隔绝在外。

唐浅呆呆的盯着眼前紧闭的大门,心口一阵一阵的窒息。

眼眶发酸,她忽然恨上天为何对自己如此不公平!

为什么所有人都要把唐倩的死怪在她的头上?!

唐浅疯了一般锤起了门,“我和唐倩都是你们的女儿,你们为什么只爱妹妹不爱我?”

“从小到大,你们把所有好的都给她!我到底做错了什么!”

突然,门开了。

唐浅陡然站起身,眼底浮现出一丝光亮,“爸,您肯听我解释……”

可话还没说完,唐浅直接被一巴掌狠狠掀翻在地!

半张脸麻木至极,她伸手抹了一下,在手中看到了血。

“逆女!我们唐家是做了什么孽,才出了你这么个蛇蝎心肠的女儿!滚!”唐伦将怒火发泄完,又一次摔上了门。

唐浅怔怔的,心中变成了一座空城。

连家门都没进去,就被赶出来了。

唐浅漫无目的走在街上,竟然又在不知不觉间走回了南都大学。

索性躲在一个不起眼的角落里,双手抱着膝盖,将脸埋了进去。

曾经,她和战南琛就是在这里认识的。

他经常被众人簇拥着,身边更是爱慕者成群,但他永远都是一副宠辱不惊,清冷绝世的模样。

唐浅只在教学楼里跟他迎面偶遇过一次,可仅仅那一眼,她便沦陷了。

一见钟情,一眼定终身。

唐浅想,爱上一个人,总归不是错吧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