#“把她丢进去在祖祠好好反省,把你接回苏家不是让你给我们苏家丢人现眼的!让你勾引秦爷,却被秦爷丢下了床,害的我们苏家贻笑大方,真是个废物!”

砰地一声,苏芷兮满身是血地被丢进去了幽冷的祠堂内。

她奄奄一息地仰着头,看向摆放着祖宗牌位的台子,眸底是浓浓的怨怼与恨意。

这就是她们苏家的祖先吗?他们到底在保佑谁?!

保佑那个小三上位的林秋梅吗?!

还是保佑那个设计陷害她把她送到乡下,受尽折磨的妹妹苏如?!

当初她母亲眼睁睁看着父亲出轨,和小三林秋梅纠缠不清,以至于活活气死。

她的哥哥们被苏如那个白莲花蛊惑,和她疏远,把亲人当仇人。

而她好好的一个苏家大小姐,却被小三的女儿骑在头上欺负。

甚至被苏如下了药送到未婚夫秦聿的床上,最后惹怒了那个鬼见愁的男人,被苏家打的遍体鳞伤

“你们是瞎了吗?”

苏芷兮拖着浓浓的血迹爬到了燃着青烟的牌位前,恍惚地看着最上方的“苏也”,泪流满面地呢喃道:“凭什么那对母女快活肆意!妈妈却含恨去世,我还要被他们这样糟践?!还有我的哥哥啊,那是我的哥哥。”

她仰着头,举头三尺有青烟绕着牌位,一滴热泪划过脸庞。

血液淌了一地,苏芷兮奄奄一息地躺在血泊内

她的身体越来越虚弱,恍惚间她看着牌位上的名字,似是疯魔般似哭似笑:

“苏也...你要是真的那么厉害,好好睁大眼看看你的子孙是多么不肖...老祖宗,我求求你了!”

她小时候,母亲去世,每次犯错都会被关进祠堂内,时不时会听到下人提起苏家祖宗苏也的传闻

苏也按辈分算是她的太姑奶奶,是她爷爷的姐姐,民国时响彻一时的苏家大小姐,扶持幼弟,把持苏家,威名赫赫,除了年轻短寿,几乎可以说是苏家的一代神话。

若非苏也,苏家又怎么会到今日仍是这副景象。

伤口处的血越来越浓,苏芷兮眼底满是绝望,她的眼皮越来越重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