#两个保镖闻言,便上来粗暴地架住她,却被苏芷兮冷傲的眸子定住,她冷冷吐出两个字:

“放肆!”

原身好歹也是苏家的女儿,怎么能由着糟践。

老祖宗非常不悦。

保镖面面相觑,连着苏如都一愣,不耐烦地踏进门,道:

“苏芷兮,你是不是被揍傻了?在这跟我摆什么脸,你也不看看你算什么个东西,在这装什么像,惹恼了秦爷你吃不了兜着走,赶紧走!”

“秦爷?”苏芷兮淡淡看了眼苏如:“富源秦家?”

她还活着的时候,秦家是以丝绸瓷器发家,地位财富却不如苏家,没想到她死了以后,苏家反倒是要跟秦家低头。

苏芷兮拧着眉在心中给如今的苏家家主狠狠记了笔。

“不然还能是哪个秦家?”苏如幸灾乐祸道:“苏芷兮,装疯卖傻是没用的,你勾引秦爷不成,如今就要被秦爷退婚,很快就要成南城的笑柄了,等你被赶出苏家,苏家就只有我一个女儿了,到时候...”

她轻慢地看了眼苏如,桀骜道:“你一个小三生的女儿,放在古代叫妾生子,给我下药,迫害姐妹,这么个东西,也配在我面前幸灾乐祸指手画脚,不怕一道雷把你这个蠢货劈死?”

苏如愕然,不敢相信说些番话的是平日忍气吞声,软弱可欺的废物苏芷兮!

她恼羞成怒地抬手就要朝苏芷兮的脸上挥去,却被苏芷兮飞快地拦下。

苏芷兮略略使了些巧劲,苏如惨叫一声,直觉整条胳膊又酸又痒又疼又麻,并且使不上一点力气:

“啊!贱人你做了什么?我的胳膊...”

苏如难受得眼泪横飞,苏芷兮从容淡定地解释道:

“放心,死不了,我只是封住了你胳膊上的两处穴道,小惩大诫。下次再敢对我不敬就不是这个下场。”

都是她的不肖子孙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