#<div>

已是夜深,月色寂静。

进了卧室男人一把将女人甩在床上。

女人醉眼朦胧,脸色有着酒后微醺的潮红。

男人扯扯领带准备快速的完成任务。

姜芷虽然喝醉了,但她大脑依旧清醒,因为她在等待这一刻,姜芷伸手搂住了男人的身体。

男人十分不耐烦的甩开了姜芷的手,恶劣的态度好似洪水猛兽一般。

姜芷感觉全身的骨头都好似要散架了一般。

她压抑着自己,咬住嘴唇控制自己不要发出一丝的声音来。

姜芷太明白了,这个男人恨他。

他是用这样的方式发泄对她所有的恨和厌弃。

要不是因为沐家的规矩,姜芷可能见都见不到他。

更别妄想与他有所触碰,所以她虽是隐忍压抑,却也是谨慎珍惜的。

不过姜芷的隐忍毫无用处,她的谨慎珍惜也毫无用处。

男人结束后起身穿上衣服系领带,好似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的准备离开,对女人视而不见。

姜芷蜷了蜷了手指,眼神略有期待的盯着男人,“堇年,你今晚可以不离开吗?可以陪着我吗?”

男人准备离开的脚步停顿,讽刺道:“怎么?这样你还不满足?”

姜芷瞬间心凉。

她与沐堇年成婚已经有三年了,但沐堇年从不关心她的生活,凡事也不愿意过问,平常也不愿意回来。

就算两人同房也不过例行公事,他从来不愿意看着姜芷的眼睛。

像是今天这样,是参加完家庭宴会后沐堇年不得不与姜芷同房。

像是任务,任务过后,他起身的毫不留情。

“我们是夫妻,你留下来陪陪我不应该吗?而且你今天喝酒了,不可以开车!”姜芷鼓起勇气说道。

沐堇年回都不回:“我们为什么会是夫妻你不清楚?若不是你耍了心机手段!跟我结婚我的妻子会是姜兰!轮得到你?”

沐堇年厌恶的看着姜芷,在他的眼里,姜芷不过就是个表面纯良,实则人心机深沉,不择手段,毫无底线,冷血至极的人。

害的自己的亲妹妹都有家难回,夺走亲妹妹本来该得的一切。

这样令人恶心的女人,居然是他法律上的妻子,沐堇年想想都觉得恶心。

若不是因为江家的长辈要求娶她,他恨不得怎会理会这个令人恶心的女人!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