#<div>

冬日夜晚,冷风从窗缝灌入,我坐在主卧的床上看书,等他。

结婚几天,他就在外面待了几天,我也不知道自己还在期待什么,或许,不该再有期待。

我心里太清楚,他不爱我。

手上的书翻到第85页的时候,门被推开了。

我竟有些紧张,一瞬过后却又更加难受。

段沂山平日就刻板的脸上,尽是冷漠。

这样的冷漠,我早就习以为常。

直到他走近,身上那股女人的香水味也弥散过来,我心上那道口子,再次裂开了。

“段沂山,我们离婚吧!”

这是我在等他的时候就已经下的决心。

虽然能嫁给他,是我从前日思夜想的心愿,但现在这婚姻却成了我深深的折磨。

与其如此,不如放过。

听到我的话,段沂山阴鸷的眼神瞬间多了几分嘲讽。

“离婚?”他冷笑道,“周思然,你又玩什么把戏?”

在他心里,我做什么都是手段,说什么都是把戏。

还不等我回答,段沂山把我手上的书夺走扔到地上,继而死死捏住我的手腕,附身过来:“当初你处心积虑要嫁过来,现在舍得离开?”

他声音寒凉刺骨,捏着我手腕的力度几乎要将骨头折断。

我别开眼不看他,他满脸的厌恶和嫌弃,太伤人心。

“没什么舍不得。当初我一意孤行要嫁给你,现在清醒了,知道感情的事情不能勉强。既然不爱,就离了吧!”

段沂山骤然愠怒起来,一把将我往他身上按。

额头撞到他胸口,一瞬晕眩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