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來吧,讓爺爺見識見識你的本事!”

華天龍猖狂的挑釁著,但對方卻一聲不吭,麵無表情的看著他,黑色的瞳孔,黑色眼仁,一切都在黑色之中。

那個黑衣人一步步來到華天龍麵前,就在他們兩個還有不到兩百米的距離,華天龍忽然出手了。

先下手為強,後下手遭殃。

以他的性格,怎麼可能讓自己吃虧?

方纔所有的挑釁,都是為了這一刻的爆發!

濤濤魔氣沖天而起,華天龍全力施展之下,竟然召喚出了古魔之身,古魔的虛影將他籠罩其中,隨著他的運動而運動。

在華天龍的操縱下,古魔虛影揮出一隻巨大的拳頭,狠狠就往黑衣人身上砸去。

不知道那股力量到底有多強大,但是就在將要觸碰到黑衣人的時候,地麵龜裂開數條大口子。

由此可見,這一拳到底有多大的力量,可是黑衣人卻不為所動,甚至連身上的衣服,都冇有因此破碎。

“冒犯本源天道者——誅!”

最後一個字出口,頓時一股排山倒海的力量,從無形中爆發出來,擋住了華天龍這一拳不算,甚至還將他直接掀翻出去。

巨大又無形的力量,將龜裂的地麵,直接化為齏粉,但他卻依舊巋然不動。

“噗!”

華天龍剛纔一瞬間,隻感覺到一股無法匹敵的力量,直接將他掀翻出去,如果不是楚墨出手幫忙,此時此刻,他隻怕已成為塵埃。

當“誅”字出口後,華天龍就覺得自己渾身上下的軀體,都在崩碎的邊緣掙紮,巨大的痛苦是他所不能承受的。

剛剛楚墨在他飛出來的瞬間,迎了上來,同時還將一股溫熱的力量傳入他體內,不是那股力量在幫他維持著軀體。

後果不堪想象。

“你,你怎麼能出來?”

楚墨淡淡一笑:“你做的已足夠多,接下來的戰場,交給我和蒼梧。”

蒼梧此刻也來到楚墨身邊,同時他掌心的帝江正在閃爍。

“你生於地域,那就讓我們在地域將這一切結束。”

楚墨目光一斂,抬手之間竟然在蒼梧身上拍了一下,頓時天降神光,直接將蒼梧籠罩其中,這耀眼的光芒,刺的周圍人根本無法靠近。

但是當光柱消失之後,蒼梧的氣勢比之剛剛,又提升了幾個台階。

“多謝。”

隻有蒼梧自己知道,楚墨剛剛那一下,直接點開了他的靈光,讓他能夠將地域的天道完全融合,在這樣的提升下,也讓他徹底明白,眼前的這個人,到底是誰。

“四域歸一,這一切終將要打破,他們看似本源天道的主人,實則不過是天道所產生的奴仆。”

凝視著那群黑衣人,蒼梧幽幽的道;“過去的我們,或許與本源天道戰過,但今天……就讓我們重新再戰一次。”

“隻是這一次……我們要重塑本源。”

話音未落,蒼梧已經撤利刃在手釋放出帝江隨同他一起衝了上去,楚墨雙目飛電,頓足踏空,淩然升空,震耳欲聾的怒吼聲中,饕餮現身了。

隻是在饕餮的背上,還有一人,虯結強悍,冇有首級的身軀上,滿是疤痕。

“那是……刑天!”

無論是人祖,還是佛祖,或者是在場的其他人,誰都不曾想過,刑天竟然會再度出現,而且看樣子,這刑天,可是活生生的。

“來吧,讓我們再戰本源天道,讓一切重新開始。”

楚墨深吸口氣,張開雙臂,俯視大地,雖然他在地域,可彷彿四域都在他的目光籠罩之下,黑暗神庭中,黑暗大帝忽然全身一震,“最後的時刻,到了。”

幽幽一聲歎息,黑暗大帝頓時提兵而起,那釋放著黑暗本源力量的棺材,也炸裂開來,從其中被黑暗烘托的,是一具殘破的屍體。

“黑暗的源頭,乃是本尊!”

屍體一聲咆哮,頓時跟隨在黑暗大帝身後,向本源天道的奴仆們衝去。

黑暗神庭震驚了。

“那是!那是黑暗之源!”

傳說中,黑暗以死,本源力量化作乾屍被反被封印,今日竟然能親眼得見,黑暗神庭飛騰了。

不僅如此,天域方麵,神族等也都拿出了最強的戰力。

他們在本源天道,和楚墨之間做出了選擇。

本源天道,當崩!

佛祖、人祖等看到這一幕,也明白楚墨要做什麼,蒼梧和帝江,就是第一個犧牲在本源天道中的強者。

當然,他與帝江的犧牲,將會給本源天道,帶來殺傷。

雖然看似微弱,可隻要大家前赴後繼,難道就冇有崩碎他的一刻?

“這場戰鬥,並不屬於你們。”

“是說我們大家的。”

華天龍才說完,頓時周圍的人們也都響應起來,佛祖、人祖等一個個都拿出自己最強大的力量,直奔本源天道殺去。

寂滅佛光!

人靈之力!

璀璨的星辰光芒,還有無數七彩九色的光與氣,好似流星一樣,壓向本源天道。

每一個光點,都是一個強者。

每一個強者都冇有想要再回頭。

本源天道很強?

對!

很強!

但是眾人的力量,可以滅天!可以將本源天道,徹底擊潰!

最強的不是本源,而是從本源中演化出來的眾生、四域、六道、十方!

無數個三千世界!

當所有一切生靈的力量,全部彙集在一處,何人能當?

道祖冇有在阻攔,他甚至也將自己投身在本源天道中崩碎。

隻留下一句“我道興隆”在人四域之中迴盪。

戰場上,一道道光滑的炸裂,早已將黑衣人轟成齏粉,早已將四域炸平。

但本源天道,尚未崩潰,還在等待著楚墨的驚天一擊。

“刑天已死,眾生已滅,本源天道又如何?”

楚墨一步淩空,步步踏碎罡鬥:“今時今日,孤將化為天刑,誅滅本源,待一切重來時,我等亦將迴歸,再見著親手所創的世界,四域崩滅,本源潰!”

天刑璀璨,煌煌之力,突破四域界限,打碎六道,將早已殘破不堪的本源天道一分為二,在撕裂中消失不見。

黑暗!

永恒寂滅般的黑暗降臨,而在這黑暗中,正有一人身披殘衣,緩步其中,時而青絲變華髮,時而佝僂如枯骨。

他的每一步,都是那麼艱難,但是他冇有停下,直到在瞧見那黑暗中的一抹幽光時,他笑了。

伸出一根手指,輕輕觸碰,光華炸裂,將黑暗吞噬,天啟時刻再臨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