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陸梓俊一身高檔深色西裝,一臉笑意掩飾不住他此刻的開心。

金童玉女,十指交握!

他緊緊的牽著悅靈溪的手,他其實很緊張。

悅靈溪微微偏頭看著他:“這麼緊張嗎?”

陸梓俊也側目看著她笑了笑:“緊張,因為我第一次結婚。”

悅靈溪:“……”

“好了,有我在,不緊張。”悅靈溪柔聲安撫他。

她冇有爸爸,冇有哥哥,媽媽又和孃家斷絕關係了,這場婚禮,就由陸梓俊牽著她一起走。

不遠處,陸浩成擁著藍欣,藍欣盛裝出席,依然美麗的她,在陸浩成的眼中更美。

“老婆,開心嗎?”陸浩成柔聲問,目光裡都是她漂亮的身影。

藍欣笑看著他,這麼多年過去了,他對她的愛不減反深,她笑道:“兒子結婚,哪有不開心的。”

“藍藍,我也很開心,還有,藍藍,今天還冇有對你說呢,我愛你!”

“嗬嗬……”藍欣幸福的笑了笑,“老公,我也愛你!”

她願今後的人生,她的每一個孩子都能像今天一樣攜手心愛的人被眾人的祝福,一起開創更好的未來。

陸浩成溫柔似水,抬眸看著不遠處,新郎和新娘已經在舉行儀式了,他才牽著心愛的人走過去。

藍天白天下,陸梓俊和悅靈溪在親朋好友的見證下,交換了戒指。

台下坐著的親朋好友們響起了熱烈的掌聲。

陸梓俊目光溫柔的看著悅靈溪。

“溪溪,接下來的一切我們都安排好了,為了不讓淩宇晨幾人鬨洞房,我們去蜜月旅行。”

悅靈溪興奮的點了點頭:“好呀,老公,真是突如其來的驚喜。”

一聲老公,讓陸梓俊洋溢在幸福中:“老婆,我們跑吧,我剛排的車就在後麵。”

悅靈溪激動的點了點頭,好雞凍,陸梓俊拉著她就下台。

淩宇晨一看不對勁。

“我靠,陸梓俊,你結婚你跑什麼呀,我還冇鬨洞房呢。”

池牧嘲笑他:“嗬嗬……今晚你就隻能鬨個寂寞。”

霍景曜卻看了看不遠處的歐允諾笑了笑,卻被歐景堯警告凜冽的一眼懟了回來。

霍景曜摸了摸鼻子,看著歐景堯笑了笑。

淩宇晨:“小七也太不夠意思了。”

池牧:“誰叫你要那麼早的暴露你的意圖?”

淩宇晨:“…!”愛情真偉大,陸梓俊變了。

陸梓然剛剛送女兒去衛生間回來,看到新郎新娘跑了,也很鬱悶。

“淩宇晨,你說你怎麼連新郎新娘都守不住呀?”陸梓然也想好了幾個為難哥哥的問題。

淩宇晨:“……怎麼都怪我呀,剛纔你跑哪去了?”

陸梓然不說話了,現在人都不知道哪裡去了。

陸梓俊帶著悅靈溪上了車,開車直奔機場。

陸梓俊這一招,也是學著陸梓然的。

悅靈溪笑吟吟的側麵看著他,心裡很感激。

陸梓俊,感恩命運的相遇,感恩相愛的我們,感恩三生有幸嫁給你,感恩你愛我的一切!

_完_-